深有同感, 也让偶想起高二时的一件事, 有一天早上上早自习的时候迟到了, 急着往教室走, 结果在教学楼前碰上高三的年级主任, 也是肥头大耳的, 截住偶问偶家是哪儿的. 偶心想, 这和它有啥关系啊, 迟到了就说迟到了, 有事说事, 没事偶还赶路呢. 心里这样想, 嘴上还是回答了它, "通县." 这个猪头接着说了一句话偶记它一辈子: "通县的就没一个好东西."

 

倒不是因为偶这人有多么记仇, 这样的一句话却常能给人一种力量呢, 从某一个地方以极大的压力迸发出来. 回过头去看看那个猪头, 也好一笑了之了(表告诉偶它是激将法啊|||).

 

crency, //addoil

希望这个网志能够是一直开放访问的, take it easy~

 

引用

crency和钢琴的故事(二)

为了学钢琴,我停掉了舞蹈(在东方歌舞团,还差两个月就毕业了耶~~~555555)不过没关系,总要有点牺牲D咯

也是个巧合,之前学校(当时偶上三年级),要学生去少年宫学声乐,我就去了,后来吧,要学钢琴,就打听到那里有教,西西 然后爸爸就带着我跑到钢琴老师的办公室去问了呗。。。

 
可是俄,气死人了内~~  进去之后(当时屋里有3个人,后来知道一个是肖老师,教钢琴,就素偶D启蒙老师;一个姓麻,教声乐;还一个姓郭,手风琴),爸爸问,‘想在这里学钢琴要找谁呀?’那个姓麻的极不情愿地抬起她那个大*头,歪着问,‘谁学阿?’(傻呀?问出这么super n 低级的问题) 我爸(很有修养地)说,‘我女儿’,‘几岁了?’ ‘八岁’ 然后姓麻的抬起她那长错地方的超级小眼,打量了我一下,  阴阳怪气地说(吐不出象牙的),‘哟,都这么大啦?人家都4岁就开始学了,最晚的也不会超过6岁!别学了,太晚了!来不及了!学也学不出来!’ 就把她的狂弱智的裤头底下去了。。。没见过世面的家伙!掌YA嘴!!
 
其实我觉得受这狗P话影响最大的倒不是我,而是我最最最亲爱的爸爸。。。我爸爸可~~~喜欢音乐了!!而且好有天赋~~(表扁我),会好几种乐器内~~~ 崇拜ing~~~
 
所以不知道偶爸爸当时素虾米心情嘞。。。不过肯定非常非常D不高兴!!TMD添堵的麻氏垃圾老女人!
 
不过偶很快就让她闭上了那张顶风臭十里的大嘴,学了两年的时候,偶得了个北京市三等奖(肖老师也因为这个得了个教学奖), 跟那帮4、5岁开始学的学生们比赛,hoho  我看她还说?我看她还说不说?切~ 而且哟~~ 因为这个偶还免学费了捏~~   嘎嘎